隰河童

喜欢文字,容易想的多,心重,爱死了唱歌。

《做你的邮差》


————给所有爱这首歌的人们

你是千堆雪,我是长街;

   怕日出一到,彼此瓦解。

        好的词作,怎样的解读,都是多余。听到,就已经击溃心神。

        以前不明白,要受过多少次伤,才写得出千疮百孔的美梦和荡气回肠的心碎。

        后来才知道,心痛这件事,原来是可以触类旁通的。

        好想把心里的失控,旋转,哭泣,转身,回眸,绝望,全部洋洋洒洒写出来。可是提起笔来,才发现原来我办不到。原来自己修的不够,想要开口竟不知道从哪里提起。我此刻“蝴蝶扑不过沧海,”也必定“没有谁忍心责怪。”

         想想也是微小,似一粒粉末在空气与阳光中悬浮。看飞蛾扑火,看积雪消弭,看过去黄昏,看明日熹微,投下睫毛,抿出眼泪羡慕。张不开嘴唇,把满腹的言语按下来,只有一文不值的沉默。

        “给我一双手将你依赖,给我一双眼看你离开。”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        总是等不到天亮,美梦就醒来。然后只剩下掏心割肺的痛哭。躺在地板上,肩膀抽搐地一下下碰着地板。理智围的栏被眼泪的洪水冲塌了决堤。

        “给我一霎那对你宠爱,给我一辈子送你离开。”

         回忆不会变的黑白冷淡,因为舍不得的人习惯去把一切复习。然后一遍遍的温存,一点点的过滤,只剩下没有了苦涩的美梦。然后,美梦成了日后的眷恋和相思。变成了一个圈,复习,温存,眷恋。一圈圈的打转,深陷其中,绕不出来。

         站在原点,看着别人来往远去。

         有时候会妄想,会不会有人看到我这只扑不过天涯的蝴蝶,然后觉得可怜?也会微微心痛一下子。

         “直到你说不回来,直到我说活该。”谈情免不去矫情,毕竟俗世。懵懂时候,不晓得感情如何安放才能不乏味,不痛心。懂事了才明白,感情从来无关于安放,只要爱,就是不安。

        流放才是归宿,安放只是个美梦罢了。但是醒来了,就在清醒的残酷里游荡,寻觅回去美梦的长路。笑。

       “黄叶会远飞这场宿命 ,最终只能讲再见。”

        从来就没有正确与过错,更无所谓责怪。一句“我愿意”比什么都有份量。

        离开的离开了,错过的错过了。丢我一个人一遍遍的问自己缘由。

        为什么?

        说会很心痛的人,怎么离开的这么决绝?说对我没有底线的人,为何不可以容忍我在身边?说会迁就我的人,只用一句“对不起”就把故事结局了。

        为什么?

        其实我们都一样,在爱的时候故作潇洒,在只能潇洒的时候却在把回忆倒带。

      “唯独时间过真快。”

        一场场的爱恋,却只能在最后的回忆里,才寻觅到其中奋不顾身的感动,才恍然大悟其中的肝肠寸断,才用眼泪衡量出了感情的深厚,才开始不舍,才开始怀恋,才开始后悔…….

        可怜的我们,逃不出自己,飞不过天涯。

        

         “你是一封信 我是邮差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最後一双脚 惹尽尘埃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忙着去护送 来不及拆开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里面完美的世界”

         有幸,作你的邮差。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3,10,17,凌晨两点,单曲循环中

评论

© 隰河童 | Powered by LOFTER